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動態 >

現場直擊之四:做眼袋究竟是種怎樣的體驗?

 眼袋是最可恥的叛徒。因為無論你如何精心裝扮,它都會毫不留情出賣你的年齡。

 

這回,躺在手術臺上的,出乎意外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士。

 

雖然全身蓋得嚴嚴實實,只是露出面部來。但從還算光滑的皮膚來看,應該保養不錯,屬于廣場舞王子那款。


只是兩只肥碩的眼袋,徒增幾分疲態老態來,出賣了他的秘密。

 

 

只見主刀醫生在廣場舞王子的下眼瞼畫好線后,就開始打麻藥。


針頭極細且彎,小編還以為是特制的。


醫生告訴小編,針頭是特地掰彎的,這樣使用順手,更貼合客人眼部曲線,疼痛感也會隨之降低。

 

取眼袋第一步是劃開下眼瞼皮膚,剝離后,小心取出里面的脂肪,小的如芝麻,大的如蒼蠅寶寶,白白胖胖,靜如處子。如同囊中取物。

 

這個過程中,電凝刀一邊切割一邊止血,刀尖處有淡淡青煙,加之消毒棉紗不時輕壓創口,所以創面比較干凈,一點兒也不像案發現場。

 

很快就囊空如洗了。這時的下眼瞼像泄氣的氣球,顯得格外空虛迷茫。經過一番比劃打量設計后,醫生在下眼瞼劃線,然后細心剪去多余的眼皮。

 

 

待剪去左右兩邊下眼瞼多余部分,醫生讓廣場舞王子睜開眼睛,從各個角度,默默觀察,仔細端詳,然后又做了一些小小調整。

 

整個過程中,身材高大的醫生化身繡娘,聚精會神,心無旁騖,宛若在做一件精致的手工。

 

有意思的是,對著同樣身材高大的廣場舞大爺,不時柔聲問詢:痛不痛?40分鐘的手術過程起碼問了10來次。如果大爺有所不適,馬上給藥調整。千般小心,萬般呵護,仿佛面對的不是一個雄赳赳的大爺,而是元代的珍貴瓷器。

 

據大爺反映,整個手術過程,感覺木木的,扯脂肪時有點兒怪怪的,不可描述的感覺,完全沒有想象中那么痛。

 

術后,沒有吃止痛藥抗生素藥,只是涂了點眼膏。

 

大爺站起來,毫不夸張地說,僅僅40分鐘,眼袋去無蹤,下眼瞼緊致平滑了,起碼年輕了十歲,顯得徐爹半老,風韻猶存。

 

當他在廣場上扁扁起舞時,不曉得會讓多少大媽今夜無眠。

小編的耳畔,響起了一陣陣無比魔性的音樂。

 

 

三分彩官网开奖结果